萍水相逢

Please 登錄 or 註冊喜歡帖子。
新聞

那時候天高雲淡,只記得白日消融成了攏不住的一握潭水,滿當地盛在天穹的胸膛裡,滾燙又輕薄。萍水相逢,贈一束長風折耳後,攜玻璃瓶裡沾著露水的百合花香,細嗅也算是鼻翼上翻飛的一個吻罷。

您的觀點

0
0
0
0
0
0
已經為這篇文章作出反應。

觀點

發表評論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